Chiphell - 分享与交流用户体验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搜索
      
查看: 8418|回复: 62

[吃喝玩乐] 帝国州的群山:阿迪朗达克公园之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27 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Overseas 于 2019-11-5 15:23 编辑

Yom Kippur,学校又放假。贱内带着娃去南方海边赎罪,楼主一路向北开进纽约州的群山。

阿迪朗达克州立公园(Adirondack State Park)如果是个演员,肯定是那种演技不俗,常在大片里当配角,观众看着眼熟但记不住,也没有制片人捧的龙套帝。看到纽约二字,世人先想到曼哈顿;看到纽约州三字,还能想起个大瀑布。在纽约呆了这么久,要不是在地铁上看到广告,我对这片地区是毫无印象的。谁能知道占地25000平方公里的阿迪朗达克是美国下48州最大的自然公园,面积秒杀黄石、冰川、大沼泽与大峡谷众国家公园之和?

Adirondack_Park_map_with_Blue_Line.svg.jpg


从曼哈顿开了四个小时,终于到了阿迪朗达克的地界。欢迎中心外是硕大的“我爱纽约”:这个标志实际说的是我爱纽约州,而不仅是纽约市。

Photo Oct 09, 8 21 12 AM.jpg


欢迎中心门厅的地面上镶嵌着阿迪朗达克公园的缩比图。抬头是纽约州的州徽和格言:天天向上,合众为一。

Photo Oct 09, 8 18 14 AM.jpg
Photo Oct 09, 8 20 06 AM.jpg


另一侧墙上的陈列物有关阿迪朗达克地区的历史。

Photo Oct 09, 8 13 44 AM.jpg


阿迪朗达克地区最有名的那个村儿名字很带感:Lake Placid,宁静湖城。这里举办了19321980年冬季奥运会,现在仍然是美国冬奥训练中心所在地。图里是1980年冬奥会的吉祥物浣熊罗尼。这届冬奥会上,由在校大学生和业余爱好者组成的美国国家冰球队爆冷击败之前垄断四届冬奥会冰球金牌的苏联队并最终夺冠。当时正值双方剑拔弩张的冷战白热化时期,这场胜利的轰动效应不言而喻,美国队首发阵容的成员这辈子都可以指这个活了。而你以为霸主更替,美国队从此开启了另一段王朝?1981年加拿大杯和1982年世界杯,双方再次交手,苏联队摧枯拉朽地宣布,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Photo Oct 09, 8 15 53 AM.jpg


途经的纽约州高速公路(New York State Thruway)是艾森豪威尔州际公路系统的一部分。这个美国版的“村村通”公路网从1956年到1992年修了35年多,主要目的是满足战备需要。

Photo Oct 09, 8 22 25 AM.jpg


普拉茨堡
从欢迎中心开车继续北上两个小时就到了坐落在阿迪朗达克地区东北角的小城普拉茨堡(Plattsburgh)。冷战时期纽约州有五个被苏维埃氢弹预定的城市:纽约市、阿尔巴尼、锡拉丘兹、水牛城,剩下一个就是屁大点的普拉茨堡。前四个挨揍是因为人多有钱,普拉茨堡挨揍是因为手里有刀。普拉茨堡空军基地曾是战略空军司令部第380轰炸机联队的驻地。上世纪90年代初,空军基地关闭,剩下一处小小的博物馆,票价只要2美元。

Photo Oct 09, 12 56 51 PM.jpg
Photo Oct 09, 12 01 28 PM.jpg


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伊始的洲际导弹对射里,普拉茨堡将是第一批次的目标。第380联队最开始装备的是B-47战略轰炸机,后来换装了FB-111战略轰炸机,承担开战之初强突苏联防空网的踹门任务。

Photo Oct 09, 11 50 03 AM.jpg


网上扒一张FB-111的EDC照。后排的大杀器们,从两侧至中间:B-83核航弹,B-61核航弹,拖车上放的是3.5倍音速的SRAM短距攻击导弹,也是核战斗部。

fb-111a-DFST9009833_JPG.jpg


这里展示的是普拉茨堡基地曾经部署过的机型,自左至右:B-47战略轰炸机、KC-97空中加油机、KC-135空中加油机、B-52战略轰炸机、FB-111战略轰炸机和后期改进型KC-135。

Photo Oct 09, 12 06 05 PM.jpg


基地名人:迈克尔·安德森空军中校。出生在基地医院,在空军服役时加入NASA成为宇航员。职业生涯在太空待了593个小时,后在STS-107哥伦比亚号任务中罹难。

Photo Oct 09, 12 06 59 PM.jpg


博物馆虽小,但有意思的展品不少。下面这个护眼产品配发给战略轰炸机飞行员,外挂在头盔上。镜片默认是全黑状态,通电后会变透明。探测到核爆闪光后断路器工作,镜片变暗。

Photo Oct 09, 12 03 35 PM.jpg


KC-135加油机领航员的天体定位仪,配合惯性导航使用。

Photo Oct 09, 12 16 36 PM.jpg


FB-111飞行员执行任务时使用的尿袋。一个广为流传的谣言是苏-34上装备了卫生间和厨房。事实是俄罗斯飞行员只不过有一个更正规的金属尿壶而已,厨房更是子虚乌有。F-111和苏-34这个尺寸的战斗轰炸机巴不得把每一点起飞重量都分给燃油和挂载,还想着坐便......再装个妇洗器要不要?

Photo Oct 09, 12 46 56 PM.jpg


60至70年代,普拉茨堡还部署过阿特拉斯洲际导弹的末期型号,地下井储存,地面发射。虽然是液体燃料导弹,但已经使用了可贮存燃料,装填后可以挺几个星期。临发射前再加注液氧,10分钟就能完成整备。

Photo Oct 09, 12 37 40 PM.jpg


发射场的核爆闪光探测器,探测到核爆光辐射后就会封闭地下井和射控中心与外界的一切通路,保护掩体内的值班人员和导弹免受冲击波超压杀伤。

Photo Oct 09, 12 41 48 PM.jpg


阿特拉斯导弹的发射控制台。红色的箱子里装的是启动发射程序的钥匙和目标信息。钥匙只有一把。发射控制官值班时两人一组,发射过程也没有影视作品里那些戏剧性的场景,一个人就可以操作。在这个核武器指挥链的末端,一切都是为了尽可能快而可靠地把导弹打出去。

Photo Oct 09, 12 46 34 PM.jpg
Photo Oct 09, 12 49 21 PM.jpg


博物馆最珍贵的展品是FB-111轰炸机的训练座舱,用来帮助机组熟悉各项设备。当年FB-111的机组要在逼仄的空间里操作战略空军第一种以低空高速方式突防的轰炸机,又要应付前所未见的变后掠翼技术,这让从其他机型转飞的飞行员有些蒙圈。所以大家上机前先要在这模拟器上玩熟练。飞行员在左,领航员在右,领航员兼管武器控制。

Photo Oct 09, 12 36 15 PM.jpg


F-111战斗轰炸机主要执行战场遮断和火力支援这种对地攻击任务,并列座舱有助于武器控制官获得良好的目标视野。FB-111继承了这种设计。我觉得,对于战略轰炸机的机组成员,并列座舱真的是很有人情味。试想,在遍布着核弹头再入大气层的闪光轨迹的苍穹下,有人与你并肩挽手,义无反顾地飞向人类文明的尽头,此情此景是何等地罗曼蒂克。

s-l640.jpg


同场展出负面典型:采用反人类串列座舱设计的B-47战略轰炸机。

Photo Oct 09, 11 55 34 AM.jpg


在飞行员侧舱壁最上边的黑暗角落里藏着低调的变后掠翼控制杆。作为初代变后掠翼飞机,FB-111还不能像后来的万人迷雄猫那样靠飞控系统自动调节后掠角度,而只能由飞行员手动选择后掠位置——老司机只开手动挡。

Photo Oct 09, 12 36 27 PM.jpg


普拉茨堡基地的常规训练内容:起飞后完成空中加油,下降到白天200英尺(61米)、夜间400英尺(122米)高度,以高亚音速做地形跟踪飞行。在那个年月,XB-70计划已死,B-1刚开始设计,充当核战开路先锋的FB-111就相当于现世B-2拉满72度后掠翼……后燃室开到飞起……Dump and Burn不用怀疑……战略空军的最靓孩几……就系你。

Photo Oct 09, 12 33 17 PM.jpg


博物馆唯一的馆员Pat380联队的地勤老兵,服役时负责维护FB-111的导航和火控设备,有问必答,甚是健谈。我跟他说F-111/FB-111是我最喜欢的冷战时期北约军机,老头很开心,如同父母听到别人夸奖自己的孩子。F-111是海军和空军的私生子,这一生爹不亲妈不爱:海军和空军想搞通用飞机,既要能舰队防空,又要能对地打击。后来原型机结构超重海军不要了,空军只能自己养着,直到退役也没给F-111一个官方绰号。军迷们熟知的“土豚”是飞行员在早期型号多次坠毁后私下给F-111的谑称。好在这不配有姓名的土豚通过后天努力克服先天缺陷,从越南战争到黄金峡谷,再到沙漠风暴,终于为自己搏杀出一块牌位。Pat说,海湾战争世人只记住了F-117,但F-111投射了整场战争中80%的激光制导弹药,享有美国战机中最高的任务完成率;大家都觉得A-10是坦克杀手,然而F-111才是摧毁最多伊拉克装甲车辆的舔地狂魔。

Photo Oct 09, 11 50 51 AM.jpg


普拉茨堡基地没有飞机和人员掩体,因为不需要:苏联导弹来袭前所有轰炸机应该都已经起飞前往事先规划的目标,而这些飞机大部分都将有去无回。那么身处冷战最前线的军人,每天在基地的生活是怎样的?Pat说,除了例行演习,生活一般很轻松。因为太了解自己手中武器的威力,所以没有人认为美苏会真的开战。基地在整个冷战时期达到的最高戒备级别是第四次中东战争期间的DEFCON3:所有人待在基地,飞机准备15分钟内升空。告别时,听到我要去阿迪朗达克公园登山,Pat除了祝我好运,还加了一句:“不要上电视”。

Photo Oct 09, 11 50 28 AM.jpg


宁静湖城

宁静湖城是个典型的美国小城镇,教堂、餐馆和商铺分列在贯穿城镇的主街两侧。身为两次冬奥会的举办地,奥运氛围还挺浓。

Photo Oct 09, 4 14 31 PM.jpg
Photo Oct 09, 4 14 43 PM.jpg
Photo Oct 09, 5 31 25 PM.jpg
Photo Oct 09, 5 30 38 PM.jpg
Photo Oct 09, 5 36 18 PM.jpg
Photo Oct 09, 5 39 52 PM.jpg


宁静湖城滨水,但旁边的湖叫做镜湖(Mirror Lake),真正的宁静湖在城镇西北方的山区。这里夏天有水上项目,冬天有冰上项目,户外运动群众基础很好。远处就是阿迪朗达克群山的一角。

Photo Oct 09, 5 44 02 PM.jpg


初来乍到,第二天又要摸黑出发,趁着太阳还未落山去步道起始处踩踩点。逐渐深入阿迪朗达克腹地,秋日的山景越来越鲜明地呈现。缓缓开过背阴山间的弯道,随着逐渐入射的夕阳,纷呈的异彩安静却热烈地沿着公路和山峦向远方展开……大自然的亮相是如此生动和灿烂,唯《驯龙高手》原声带中的《Romantic Flight》与之最为相配。

Photo Oct 09, 3 10 37 PM.jpg
IMG_0139.jpg
Photo Oct 09, 3 10 25 PM.jpg
Photo Oct 09, 4 43 17 PM.jpg


在阿迪朗达克公园的广袤土地上,分布着46座接近和超过4000英尺的山峰。这里是户外运动爱好者的天堂。阿迪朗达克徒步者的最高成就是ADK 46ers Club,入会标准是登顶这全部46座山峰。从1925年俱乐部创立开始,至今有大概1万多骨灰级玩家完成了此项挑战,其中有800多人是在冬季完成46山登顶的Winter ADK 46er,骨灰中的骨灰。

FullSizeRender_11_791x.jpg


楼主这次要爬的马西峰(Mt. Marcy)乃阿迪朗达克群山之首,海拔5344英尺,是纽约州的最高点。马西峰身处阿迪朗达克中心地带,众峰拱卫,攀登路线大部分距离耗在接近马西峰的过程上。攀登常用的Van Hoevenberg步道往返14英里,难度中等偏上。登顶马西峰听起来比较牛B,实操又不至于出师未捷,作为阿迪朗达克CN登正适合(教育)楼主这种缺乏训练的心血来潮型户外爱好者。网上扒一张马西峰证件照:

Adirondacks_Mount_Marcy_From_Mount_Haystack.JPG


这里就是VH步道的起点:心湖旁的ADK LoJ,有停车场、服务中心和宿营地。木头亭子是这条步道的签到处,进山和出山时要分别签字,这样如果有人受困山中无法与外界联络,公园管理人员可以尽早组织搜救。至于24小时紧急联络电话是不用指望的,阿迪朗达克山区城镇之外绝大部分地方没有手机信号。

Photo Oct 09, 4 46 47 PM.jpg
Photo Oct 09, 4 48 40 PM.jpg


ADK LoJ是数条步道的共同起点。自上而下,到马西大坝过夜点、到阿迪朗达克第二高阿冈昆峰、到纽约州环保署Lake Colden总部和到马西峰。这里和马西峰的相对高差是3224英尺。Lean-to是指一种木头搭的,三面挡风的坡顶屋,用来方便多日徒步者过夜。

Photo Oct 09, 4 47 50 PM.jpg


这个时节是黑熊比较活跃的时候,过夜露营者必须携带特制的密闭罐子存放食物,以免熊得了便宜之后奔走相告,导致后来熊们有意识地接近人类营地发生龃龉。阿迪朗达克地区的熊们曾经被系统性的教育过,相对比较谨慎,白天会尽量回避与人类接触。

Photo Oct 09, 4 50 19 PM.jpg


VH步道的标记是蓝色的铝牌,夜间在灯光照射下反光很明显。固定的位置也比较高,冬季大雪封山时依然能给挑战Winter 46er的猛士们提供些许指引。

Photo Oct 09, 4 51 32 PM.jpg


ADK Mountain Club设立的信息中心,可以查询到步道和天气情况的信息,也提供临时抱佛脚的装备。这个ADK Mountain Club是个志愿者组织,靠捐赠和营地收费维持运营,负责整个阿迪朗达克地区步道的维护和高海拔植被的保育。

Photo Oct 09, 4 54 07 PM.jpg


回程的路上,远眺宁静湖城奥体中心的训练设施。

Photo Oct 09, 5 19 57 PM.jpg


晚饭在宁静湖城主街上的Smoke Signals餐厅解决。这家店在当地颇具名气,主理熏烤的整鸡和各种家畜。主菜点的是熏制肉类中楼主的挚爱Burnt Ends,取牛胸腩(Brisket)中最肥美的末端制成,是美国南方风味烧烤灵魂菜式之一。Smoke Signals这个做法透着美国农村人的实诚,分量和摆盘与纽约市不太一样从肉块尺寸推测此牛生前应比城里同类壮硕不少,Burnt Ends下面铺了土豆泥,上面还盖了融化的Provolone干酪,有点用力过猛。虽然楼主刚度过一人解决一份Porterhouse for Two面不改色的巅峰时期,吃完这道Burnt Ends也是喝了罐养乐多才敢洗洗睡觉。

Photo Oct 09, 6 04 43 PM.jpg
Photo Oct 09, 6 11 40 PM.jpg


回到酒店,一切准备妥当。想到自己精挑细选用来有生之年征服乞力马扎罗的家伙们即将大显神威,装备党枕着阿迪朗达克的湖水和群山,久久未能入眠。


马西峰

五点起床吃完早饭,驶向步道起点。离ADK LoJ约2英里的地方,一头小鹿轻巧地越过路边的灌木,出现在远光灯的射程里。看到车灯,它迟疑了一下,回到路边,和我并排跑了一小段,然后跳回了灌木丛。五点半,气温2摄氏度,楼主向着头灯都难以穿透的黑暗出发了。

Photo Oct 10, 5 13 26 AM.jpg


这条步道的前2英里比较平缓,主要是土路,楼主的计划是在6点半日出时抵达马西大坝以便充分利用日照时间应付更艰难的路段。有句俗话,“黎明前的夜最黑”,之前楼主以为这只是文学表达,这次有了亲身体会。关了头灯,林子里真是伸手不见五指。万籁俱寂,只有脚下落叶的声响一路随行。


按计划抵达马西大坝。大坝本来是横亘在马西河上的,2011年飓风艾琳时遭受毁灭性打击,ADK Mountain Club应该是放弃修复了。

Photo Oct 10, 6 53 58 AM.jpg


大山逐渐从黑暗中显现出本来的容貌,早起的鸟儿开始伴着溪流的潺潺声歌唱。

Photo Oct 10, 6 54 04 AM.jpg
Photo Oct 10, 6 57 17 AM.jpg


马西大坝这里有第二个签到处。这里也是数条登山步道的交汇点。

Photo Oct 10, 7 02 25 AM.jpg


过了马西大坝,登山才真正开始。阿迪朗达克的步道除了一些激流和淤泥路段有木桥,基本还是天然状态,路都是登山者踩出来的。

Photo Oct 10, 7 11 55 AM.jpg
Photo Oct 10, 7 16 16 AM.jpg
Photo Oct 10, 7 20 51 AM.jpg
Photo Oct 10, 8 59 30 AM.jpg


大概3200英尺的地方,楼主把右脚扭了下。前进到4英里左右的印第安瀑布,检查了下情况,目测只是拉到了筋肉,虽然疼,却也没有明显肿胀。路程已经过半,放弃就太可惜了,先登顶再说吧。歇了一会,拿出登山杖,楼主蹒跚着向马西峰继续前进。

Photo Oct 10, 9 07 42 AM.jpg


接下来的路程就是在石块和烂泥中穿梭。

Photo Oct 10, 9 10 23 AM.jpg
Photo Oct 10, 9 17 38 AM.jpg


马西峰终于展露真容。

Photo Oct 10, 10 45 17 AM.jpg


4400英尺,高大的林木开始稀疏。在这最后的一英里,马西峰会一直保持在视野中。

Photo Oct 10, 11 06 20 AM.jpg


最后半英里,山路骤然变陡,最后变成要在60度角的裸露巨石上手脚并用地攀爬。此时唯一的路标是岩石表面的黄色油漆标记。

Photo Oct 10, 11 24 12 AM.jpg


今天天气晴好,但阵风很强,天气预报山顶瞬时风力有八级。强风吹袭下,这里的气温已经低过冰点,爬升时要选择路线避开结冰的岩石。

Photo Oct 10, 11 28 38 AM.jpg


5000英尺高度已经远超树线,步道两侧遍布的都是这种贴地生长的高海拔植物,呈现出与之前迥异的、恍若另一个星球表面的风景。

Photo Oct 10, 11 30 01 AM.jpg


11点半,在挣扎了六个小时之后,楼主的残脚终于踏上了马西峰顶的山岩。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不好意思,串戏了。

Photo Oct 10, 11 54 33 AM.jpg


风大的吓人。海拔5344英尺,这里是纽约州之巅。举目四望,阿迪朗达克群山尽收眼底。

Photo Oct 10, 11 56 12 AM.jpg
Photo Oct 10, 11 54 29 AM.jpg
Photo Oct 10, 11 54 39 AM.jpg


岩石上的青铜铭牌是1937年时安放的,纪念1837年首次有记载登顶。在这之前,马西峰只有印第安语名字Tahawus,意思是“分云者”。那个时候,人类已经发现了南极大陆,但阿迪朗达克地区还是一片未知之地。1836年,时任纽约州州长威廉·马西签署法案,启动美国历史上州一级行政单位实施的最大规模的自然科考,马西峰现在的名字正是致敬该领导同志。

Photo Oct 10, 11 50 40 AM.jpg


我们的记者在山顶遇到了一位随队完成此次壮举的毛发浓密的群众代表。当被问及登顶感受,伍基族人丘巴卡表示:“毫无波澜,有点想笑”。

Photo Oct 12, 1 10 17 PM.jpg


楼主的卡西欧PRG-1102010年买的,那时还跃跃欲试准备时常到大自然中搏杀,结果除了充电就没见过太阳。“明明说好是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就快十年了老大!”岁月磨掉了ProTrek的棱角,高度表的读数都变得很谦虚。

Photo Oct 10, 11 55 48 AM.jpg


登顶马西峰之后的下山路线有两个选择,其一是沿上山的VH步道原路返回,其二则是从山顶另一侧下山,沿途经过阿迪朗达克第四高峰天光峰(Mt. Skylight)、哈德逊河源头之一云之泪湖(Lake Tear of Clouds)、第七高格雷峰(Gray Peak)、Felspar溪附近的沼泽地返回马西大坝,完成一条环线。第二种方案更具挑战性,比原路返回要多走2英里左右。出发前我是想完成环线的,毕竟折腾这一趟如能拿下阿迪朗达克三座山峰、完成最高难度步道,就算以后不来了也没有遗憾了。但现在脚上有伤,登顶时间又晚于计划,似乎原路返回更为妥当。在山顶又遇到了路上超越我的德国兄弟,他们也是马西峰首登。谈及返程,他们计划原路下山。

告别海尔兄弟,找了块背风处的大石靠着吃午饭,这时其他登山者也陆续抵达。其中有一位ADK Mountain Club的巡山志愿者。交谈中得知,他值班时的主要工作就是检查和保护高海拔植被,顺带着为沿途有需要的登山者提供帮助。他建议我考虑目前日照时间变短这个因素,原路返回,避免在日落前滞留在陌生的路线上。他也提到因为前一周的降雨,Felspar沼泽的情况比较糟糕。听人劝,吃饱饭,还是走来时的路下山吧。可能是怕我作大死,我动身下山前,本已离开的小哥又返回来,善解人意地介绍说另一条路线夏天的风景尤为漂亮。

Photo Oct 10, 11 54 27 AM.jpg


下山的6个小时交织着疼痛、疲劳、饥渴、愤怒、懊悔、惶恐与自责。右脚踝的刺痛越发严重,只能用左腿和登山杖支撑着在陡峭的乱石从中下行;大腿和肩膀的肌肉开始酸胀,GPS上的一英里仿佛一光年;楼主第一次使用水袋,对剩余水量没个B数,疲劳又加剧了饮用水的消耗,离终点还有4英里就喝光了存水,而没了水也不敢吃东西补充能量;楼主在心中咒骂那块让我扭了脚踝的岩石,咒骂山路上每一根拦路的原木,咒骂这鸭嘴兽的水袋为什么可以喝的这么干净;我开始后悔没有一扭伤脚就返回,后悔没有再多带一升水,后悔没和老婆孩子去迈阿密的沙滩上晒太阳;楼主不曾在野外露营,更别提在没有帐篷的情况下过夜,无袖棉服加冲锋衣和软壳能否扛过夜间冰点以下的低温,纽约州的黑熊们会否饥不择食?如果日落前不能抵达马西大坝的签到处,估计普拉茨堡的老兵Pat就要告诉警察“电视上这货我见过”,而纽约总领馆的同胞们怕是这个周末要加班了吧……

Photo Oct 10, 3 15 04 PM.jpg


在最后2.5英里的地方,西沉的太阳正准备收起最后一抹余晖。楼主研究了下地图,抄近路趟过马西河,终于在夜幕降临时来到马西大坝签字画押。带好头灯,正想着自己可能是今天最晚出山的徒步者了,准备在黑暗中独自迎接最后一段路程的挑战,身后的山路上一位老汉款款而来。看到我的头灯,老哥淡定地说,年轻人,既然你有头灯,那我们正好同路。

Photo Oct 10, 6 38 02 AM.jpg


我在前,老哥在后,边走边聊。老哥今天本来只计划爬桌面山,但意犹未尽又去爬了旁边的菲尔普斯山,结果下来晚了。我心想这位心也是够大,没带灯还敢走这么远,要不是碰上我,这2英里可是寸步难行。老哥说他之前是纽约上州某地的市长,现在半退休状态,平时划划船,山倒是爬的不多。我说老哥你这一天也走了将近12英里,身子骨还挺硬朗的……话音刚落,身后扑通一声,我急忙回头,发现老哥被树根绊了一跤正啃在地上。楼主没敢去扶,还好老哥自己从地上慢慢爬起来了。借着灯光检查下,一切安好。我说老哥你今天运气不差的,刚才摔倒脑袋刚好避开地上的岩石,差一点明天你们村就要降半旗了。

最后的两英里走了一个半小时。回到Adirondack LoJ的签到处时,同舟共济的俩人依依惜别。四个小时没喝水的楼主瘫在车里猛灌提前准备好的佳得乐。MD,圣水也就是这个滋味吧。回到酒店查了下刚才老汉的底细,发现老人家已经76岁了。


白面山与宁静湖

第二天,碧空如洗,镜湖景如其名。楼主在对横纹肌溶解的恐惧中醒来,吃完早饭,猛灌半升水。想到还是要趁着万一肾衰竭住院前多看两眼阿迪朗达克的风光,于是快马加鞭赶往白面山(Whiteface Mountain)。

IMG_0082.jpg
IMG_0079.jpg


白面山得名于其冬季积雪覆盖的山体,是纽约州的第五高峰,海拔4867英尺,是诸峰之中对游客最友好的一座,登山步道难度中等,也可直接开车上山。下车后既可选择走几百英尺山路登顶,也可坐电梯直达。楼主既已登顶马西峰,面对难度低得多的 白面山,此刻当然是曾经沧海……果断开车上山坐电梯。

通向山顶的白面山纪念公路修建于上世纪30年代初的大萧条时期,用来纪念一战老兵。蓝图绘制时,坐轮椅的富兰克林·罗斯福还是纽约州州长。正式命名时,罗斯福已经当总统了。

Photo Oct 11, 1 57 07 PM.jpg


停车场海拔4500英尺。作为一辆热爱大自然的车,鳌拜第一次被开到这么high,它应该也挺兴奋的。

Photo Oct 11, 11 53 07 AM.jpg


穿过这条150英尺长的隧道就可乘电梯抵达山顶的气象站和观景台。每天阿迪朗达克山区的天气信息都是由这里发布的。

Photo Oct 11, 12 10 27 PM.jpg
Photo Oct 11, 12 52 43 PM.jpg
Photo Oct 11, 12 38 04 PM.jpg


凭栏远眺,远处最高的山峰就是马西峰,近处骨骼清奇的H形湖泊就是宁静湖。

Photo Oct 11, 12 45 57 PM.jpg
Photo Oct 11, 12 39 23 PM.jpg


阿迪朗达克地区在20亿年前还是海床,后来板块相互挤压,沧海变山林。阿迪朗达克公园25000平方公里的地域上有超过1万个大小湖泊,河流和小溪的累计长度超过3万英里。这里超过一半的面积是受公园管理局管理的私人土地,其中就包括马云2013年买的Brandon Park

Photo Oct 11, 12 49 50 PM.jpg


气象台说当天能见度约90英里,身边一游客声称看见了100英里外的蒙特利尔。当年华盛顿在地图前看着阿迪朗达克群山,喃喃道:帝国之相!此乃我大美利坚龙脉所在!这也是纽约州“帝国州”之名的来源。搁在维斯特洛大陆上,老少剥皮爷俩眺望北境大概就是这个感觉吧。

Photo Oct 11, 12 50 46 PM.jpg


加冕之路

带着薛定谔猜猫般的忐忑去了个厕所,目测尿液颜色正常,如释重负。从白面山下来就要开始回家的旅程了。

在阿迪朗达克高峰保护区的南麓有一条著名公路被人津津乐道。1901年,时任总统威廉·麦金利在水牛城出席泛美博览会时遇刺。起初,医生们认为枪伤并不严重,麦金利的状况也很快好转。副总统罗斯福以为没事了,就来阿迪朗达克山脉徒步。这个罗斯福乃西奥多·罗斯福,是《博物馆奇妙夜》里那个热爱大自然的泰迪,和坐轮椅的罗斯福是远房表亲。结果罗斯福登顶马西峰的当天,麦金利情况突然急转直下。罗斯福回到Tahawus营地得知总统病危,连夜乘敞篷马车在泥泞的山路上狂奔30英里赶到北溪镇。在北溪镇火车站,电报传来,总统驾崩,罗斯福旋即前往水牛城宣誓继任。泰迪这趟山爬的,真·走上人生巅峰。

R-M.jpg


而当年这段山路,即是今天的罗斯福-马西纪念公路。

Photo Oct 11, 5 52 11 PM.jpg


离起点不远处的路边有一块镶着铭牌的大石。牌子上写着:1901914日凌晨2:15,西奥多·罗斯福在此地附近成为美国总统。也就是说当年马车跑到这附近时,麦金利死在了水牛城。牌子上其他三个名字属于那一晚和副总统一起飙车的老司机们。

Photo Oct 11, 4 49 03 PM.jpg


途中这个鬼宅一样的房子是当年的Aiden Lair Lodge,泰迪在这里更换拉车的马匹。今天已经完全荒废了,文保工作相当不到位。

Photo Oct 11, 5 40 06 PM.jpg


北溪镇的火车站今天是一个博物馆。罗斯福在这里接到了总统崩殂的电报,继续赶路前往水牛城。据说泰迪抵达水牛城时还是一身户外装备,宣誓就职时的正装是临时跟别人借的。

Photo Oct 11, 6 08 49 PM.jpg
Photo Oct 11, 6 11 05 PM.jpg


别看今天这条公路铺装质量很好,当年可只有山间崎岖的土路,罗斯福开夜车还是冒了很大风险的。稍有闪失,美国人民就可能在一天之内接连失去总统和副总统。《奥德赛》里,奥德修斯回到伊大嘉,在宴会上拉开长弓准备大干一场时,听到了雷鸣般的声响。那么118年前的那个暗夜,在浓雾萦绕的山路上,泰迪可曾听见风中隐隐的雷声?

Photo Oct 11, 5 05 59 PM.jpg


在纪念公路的终点,我知道这次阿迪朗达克之旅已经接近尾声了。五个小时之后,曼哈顿璀璨到乏味的天际线已历历在目。在随滚滚车流沿盘旋的公路驶入隧道之时,脑海中忽然设想自己是一张厕纸,被回旋的奔涌水流裹挟,在隆隆声中堕入黑暗,然后一切归于静寂。在读过的众多游记里,最震撼我的一篇是户外高玩Wishingbone写的徒步日记《无远不到》中的第39章《卡塔丁》。在这一刻,我回忆起作者记述自己在卡塔丁山顶完成阿巴拉契亚步道2500英里长征时,脑袋里宇宙大爆炸然后系统重启的段落,终于有了感同身受的体会。那先前未曾挑战过的艰难山路上,我感受过痛苦和愤怒、恐惧与自责,喝了最甜的水,吃到最香的饭……在旅程结束时,我已可以没有遗憾地原谅这些磨难的起源。停车场的哥伦比亚小哥笑看楼主艰难地尝试挪出车外,动作无比缓慢。我对他说,扶哥起来,哥还能战。

Photo Oct 11, 6 22 40 PM.jpg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0-27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片片儿拍的好,文采更好,羡慕LZ这样的文化人
发表于 2019-10-27 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5400英尺的山顶为什么没有积雪呢?对于LZ的文采和大片膜拜一番~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7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alien34 发表于 2019-10-26 21:10
片片儿拍的好,文采更好,羡慕LZ这样的文化人

多谢您捧场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7 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camel417 发表于 2019-10-26 22:11
5400英尺的山顶为什么没有积雪呢?对于LZ的文采和大片膜拜一番~

5400英尺听着挺吓人,实际才1600多米,还没黄山高呢~多谢捧场
发表于 2019-10-27 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照片美丽,文采幽默~点赞
发表于 2019-10-28 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有种拍鬼片的感觉。
发表于 2019-10-28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风景漂亮!
发表于 2019-10-28 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羡慕lz的文采、拍照,感谢分享
发表于 2019-10-28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登顶和老物件(prg-110)真解毒
发表于 2019-10-28 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真挺好的,111的座舱看上去比34座舱的要挤,不知是不是因为早期111是整舱弹射啊!
发表于 2019-10-28 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鳌拜哈哈哈,斯巴鲁听了想打人
发表于 2019-10-28 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文笔很不错,非常诙谐,读起来享受!刚从夏威夷茂宜岛的Haleakala看日出回来,顶上虽然狂风乱作,但是景色迷人!
发表于 2019-10-28 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慕名举办过三次冬奥会的城市去的   最近的一届我都没出生     我觉得那地方玩水倒是挺好的    开着开着都能开去大家拿的那个啥城市来着--蒙特利尔  
发表于 2019-10-28 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户外环境美滋滋,羡慕楼主。万恶美帝有没有圈起来收门票
发表于 2019-10-28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写的不错,赞一个
发表于 2019-10-28 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
发表于 2019-10-28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傲虎3.6油耗怎么样?
发表于 2019-10-28 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试想,在遍布着核弹头再入大气层的闪光轨迹的苍穹下,有人与你并肩挽手,义无反顾地飞向人类文明的尽头,此情此景是何等地罗曼蒂克。(大多数情况下应该是“基情四射”吧)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8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davryddr 发表于 2019-10-26 23:06
照片美丽,文采幽默~点赞

多谢!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8 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fly8008 发表于 2019-10-27 19:24
哈哈,有种拍鬼片的感觉。

那个罗斯福换马的旅馆挺有气氛的,除了一块地产中介挂的牌子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8 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风景确实超出楼主预期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8 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adazheng 发表于 2019-10-27 21:04
羡慕lz的文采、拍照,感谢分享

多谢!
发表于 2019-10-28 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大片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8 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watchfish 发表于 2019-10-27 21:44
登顶和老物件(prg-110)真解毒

卡西欧的质量真的服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8 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kilo11 发表于 2019-10-28 01:22
文笔真挺好的,111的座舱看上去比34座舱的要挤,不知是不是因为早期111是整舱弹射啊! ...

可能更多是因为苏-34/32为了容纳尺寸更大的高性能雷达和附加的装甲,机头构型更宽,乘员舱就会空间就会更大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8 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wekend 发表于 2019-10-28 01:57
鳌拜哈哈哈,斯巴鲁听了想打人

这个是北美中国同胞们给Outback的译名,我第一次听说也笑了半天。这名字配合傲虎温柔的个性有种荒诞的幽默感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8 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辛勤耕耘的熊 发表于 2019-10-28 02:04
楼主文笔很不错,非常诙谐,读起来享受!刚从夏威夷茂宜岛的Haleakala看日出回来,顶上虽然狂风乱作,但是 ...

有机会我也要去次夏威夷,我可能长期以来低估了那里的风光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8 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chends18 发表于 2019-10-28 02:23
我是慕名举办过三次冬奥会的城市去的   最近的一届我都没出生     我觉得那地方玩水倒是挺好的    开 ...

是的,阿迪朗达克很大一部分游客是加拿大来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8 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AC娘 发表于 2019-10-28 02:40
户外环境美滋滋,羡慕楼主。万恶美帝有没有圈起来收门票

山太大了,圈起来人工费负担不起~在步道起始处的停车场是收费的,一天5(会员)或者12刀,相当于门票了。不少登山者为了省这个花销把车停外面路边,再走一小段到步道起点。最近当地警方在配合公园管理部门严打路边停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Chiphell ( 沪ICP备12027953号-5 )沪公网备310112100042806

GMT+8, 2019-11-22 17:39 , Processed in 0.026551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7-2019 Chiphel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